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异化的“优秀”标准 低水平的招生竞争

[   东方今报   ] 作者:
2015-06-30 07:45:07 |

 

    ▶6月28日上午,清华北大为抢夺生源在微博上上演了一出“撕逼大战”,互相指责对方招生手段“低劣”,双方吵得不亦乐乎,看得网友目瞪口呆。名校招生是没有硝烟的战争,竞争在所难免,但像北大清华此等顶级百年学府,为几名学生瞬间变市井街头的“互掐”,是否有辱斯文?而愈发激烈抢夺生源的背后,高校们究竟怎么了?

    ◎主持人:肖萌 东方今报评论记者

    ◎嘉宾:赵冬梅  北大历史系教授、百家讲坛主讲  张炜煜  人民日报出版社编辑  郝森林 河南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北大清华互撕为哪般

    主持人:每年高考出分后,名校之间都会“争状元”“抢高分”,名校之间的当仁不让究竟是为什么?

    张炜煜:要保持其顶尖实力,优秀人才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它既包括师资人才,也包括学生人才,没有一个学校敢说自己网尽天下精英。

 

    郝森林:站在学校的立场,争夺优秀生源,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不择手段,甚至恶性竞争,就有问题了,这样不仅有辱斯文,也有损名校风范。另一方面,站在考生的立场,想选择一个好学校,也很正常。

 

    赵冬梅:为一个考生,两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学校这样争夺,实在是斯文扫地。我有次跟北大招办同事聊,得知目前招生的形势确实严峻,他说的严峻一是指在世界范围内,清华北大争夺优质生源的形势严峻,但另外一方面严峻,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清华北大在争夺状元、生源上表现出来的严峻,都是当仁不让。

 

    主持人:两校在宣传与竞争上较其他高校均有优势,但若为求才如此相争,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倘若国内高校都如此求才,岂不乱套了?

 

    郝森林:学校之间恶性竞争,抢夺优秀生源,早已并非北大清华两家,也并非存在于高校。中招前,一些名高中的领导就跑到优秀初中生家里去了。

 

    张炜煜:前几年高考状元或考试精英纷纷投奔海外和香港地区的名校,已让清华北大深感压力。两校如此竞争的确有失斯文,但从考生与民众来看,公开的总是好过暗箱操作的。也许它们会在竞争中达成协议或默契,这是建立规则的好机会。

 

    不能消除的“唯分论” 成互争的始作俑者

    主持人:很好奇一个高分考生究竟能给一所名校带来什么,能提高办学质量吗?

    张炜煜:不一定能提高吧,但至少要保持现有水平。

 

    郝森林:准确地说,一个高分考生不能,但是一批就有可能。

 

    主持人:对于招生,在满足分数线条件的同时择优录取无可厚非,但竞争着“掐尖”,是否更多的是为了各自的“面子”?

 

    赵冬梅:不管是北大还是清华都需要最优秀的生源,这个没有问题。优秀的生源是什么?我觉得除了成绩上的好,还要看道德品质,对科学的热爱,对未知世界的热爱,那种对知识的原始冲动。

 

    张炜煜:作为国内名校,志在冲击国际名校排行榜的北大清华,保住领先兄弟院校半个马头的地位,尽可能多地招优秀考生是必须的,但当下,优秀的人才只能以分数论。

 

    主持人:高校如此竞争不当,是出于为提高办学质量的无奈,还是录取制度和“分数化政绩”的原因?

 

    张炜煜:考分第一的理念一直都有,短时间内不可能消除。对人才价值的认可和选拔标准如果不改变,“唯分论”的市场就无法消除。

 

    郝森林:我们的考生、家长乃至全社会,都陷入了名校崇拜的怪圈,促使名校争夺的加剧。这几年,几个高校排行榜,严重误导了社会公众,加剧了社会公众的名校崇拜情结,这些排行榜,除了数字指标外,根本无法权衡学校的真正价值、责任、担当、爱……

 

    替学生考虑 才是招生该做的事

    主持人:作为国内的一流大学,都明白人才的多元化培养比分数更重要。如今却去追求“分数化政绩”,这符合文化传薪人的责任与初衷吗?

    张炜煜:北大清华历史上出了很多大家,他们接受了中西方教育,肩负起了当时传薪人的责任。但从那之后再无人敢称大家,因为前30年中国扭曲的教育,导致这种大家估计很长时间之后才会出现。

 

    赵冬梅:这是个很沉痛的事情,给这个社会留最后一块净土吧,不要把大学都搞成这样,这是最后一个公平的地方。同时,寒门子弟也不应拿自己的成绩来与高校换东换西,要有自己的理想,知道自己想要的。

 

    主持人:对于刚刚走出中学校门学生来说,他们对大学一无所知,可以说是各方面“道听途说”在左右学生。

 

    郝森林:整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这个社会对所谓名校的评价体系出了问题。家长们和公众被误导太久了。

 

    赵冬梅:招生时高校应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每个学校都做到信息平衡,开诚布公。每所高校的文化不同样,比如清华北大,学风就各有千秋。

 

    郝森林:各省好大学也不少,而且大多历史悠久,文脉绵长。这些学校拿着比北大清华少得多的经费,一直兢兢业业地为国家育才,才应该更有资格赢得考生的青睐。

 

    赵冬梅:我们应该告诉学生各专业的好处,还有他未来可能通向哪里,我们帮助这些高分的学生去最适合他们的地方,不好吗?这才是招办该干的事儿。

 

    不管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北大还是清华,游戏都该结束了。

 

 


责任编辑:xwzb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