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助学达人"案多名受助者拿不到助学金埋怨举报者

[   南方都市报   ] 作者:
2015-09-24 14:29:03 |
  近日,百色助学网的主办人王杰因为涉嫌侵占助学金、性侵女童等行为已被广西百色警方逮捕。不过,王杰落网后此事件的一系列余波,让将他拉下神坛的举报人秋楚(化名)、受害女孩阿云(化名)面临巨大的压力。
 
  王杰募集的助学资金被冻结后,很多孩子无法拿到助学金,甚至有孩子开始埋怨秋楚。而阿云也因为警方的调查暴露了身份,无法再在家乡生活。
 
  普通义工调查一年多
 
  将百色的“公益神话人物”王杰拉下神坛的是一名35岁的山东新汶矿业集团的一线职工,名叫秋楚(化名),有一个9岁的女儿。作为一名义工,他也是百色助学网的一名资助者。2012年底,秋楚和几个朋友开始给王杰的百色助学网汇款。
 
  据秋楚回忆,2013年12月份,有一个广西隆林的小姑娘通过王杰Q Q空间里的互动留言,找到了秋楚的Q Q号。小姑娘告诉秋楚,如果再想给她们资助学费的话,直接把钱打到卡上来,不要打到网站上去,否则她们可能一分钱都得不到,就算助学金到位了,王杰让她们去宿舍拿,也很危险,很有可能就把自己葬送了。王杰曾经让她去拿500元钱的助学金,她没去。说完这些后,小姑娘就把秋楚给拉黑了。
 
  秋楚对王杰的调查由此开始。突破口是从广东商人张筠身上取得的。秋楚发现这个张筠和王杰很熟,就以女大学生的身份和张筠取得联系,“我和他互动的时候,他会说一些很露骨的话。”秋楚说,张筠曾到过隆林,并称“那个地方愚昧闭塞好玩,对于性方面是很开放。”
 
  秋楚再以水产老板“袁航”的身份与王杰交流,自称是张筠介绍而来。“我说临时过不去,你发点资料看看,他就发了好多女童的图片,有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他说,哥们,你从这些里面选一个。”
 
  王杰自称有个库区,正要搞养殖,问“袁航”能否过去投资。“他说,我们两个人先不要谈投资了,我给你看好东西,看了后你就更想来我这投资了。”
 
  王杰第一次给秋楚发了3段色情视频,并叫他选择其中一个学生,“他跟我说有吃有喝有住还有学生陪,我就选择了其中一个学生,他就说你先给我打5000块钱过来,我给你活动一下。”
 
  王杰为了即将到手的“投资”,前后向秋楚发了10多条色情视频,这些视频有的重复,有的用手机无法读取。这些视频中,王杰与8名女生发生了性关系。
 
  在拿到了王杰的性侵视频后,又找到了三名受害女孩指证王杰。经过了长达一年多的调查,秋楚终于掌握了王杰的犯罪证据,向警方和媒体举报了王杰。
 
  2015年8月,广西当地媒体曝光了王杰利用以个人名义开设的“百色助学网”为幌子,蒙蔽爱心人士,性侵多名山区女童的事件。披着公益外衣的“百色助学网”不仅存在克扣学生助学金、伪造贫困生资料等情况,其负责人王杰还多次以部分或全部不予发放助学金为由,胁迫或利诱未满14周岁的受捐女学生与其发生性关系,并利用金钱诱惑或不予发放助学金为由,拉拢、劝导、诱惑这些贫困女生接受外地老板嫖宿或包养。
 
  在新闻曝光后的几小时后,隆林警方将王杰控制,8月24日,王杰因涉嫌强奸罪被警方逮捕。
 
  受助女孩拿不到助学金
 
  王杰落网,百色助学网被查后的连锁效应开始显现。每个受助的孩子的资助标准是不一样的,有的几百元,有的几千元。由于刑事侦查需要,王杰募集的助学金被冻结。“9月已经开课,很多孩子是等着这些助学金上学的,她们都问我,拿不到钱怎么办?”秋楚没想到自己想帮孩子,却让孩子们面临拿不到助学金的困境。
 
  虽然王杰已经落网,但秋楚为了帮孩子拿到助学金,再一次去了隆林。
 
  隆林教育部门让秋楚先把资助人打款凭证发过来,秋楚就找到了50多个资助人,其中有八个资助人愿意配合,他们用发短信图片和发传真的方式将打款凭证发给教育部门。但教育部门仍然表示没办法解决问题。秋楚又找到公安,公安让他去找宣传部。宣传部说现在案子没结,资金动不了。资助人看秋楚忙活了半天,没有成效,也开始埋怨秋楚。
 
  更让秋楚难受的是,有几个拿不到助学金的女孩开始埋怨秋楚,认为秋楚的举报害她们拿不到助学金。她们认为,秋楚至少应该等到这次开学她们拿到助学金之后再举报。
 
  公益律师郑子殷透露,由于内疚,秋楚曾经数次痛哭流涕。“助学金因为王杰被查不能发到孩子们手里,这是侦查刑事案件的必然手段。这不是秋楚的错,当地政府应该拿出措施,迅速核查需要救助的孩子,拿出救助方案,同时呼吁民间组织的参与,不能因为刑事侦查而中断了对孩子们的救助,保障孩子们上学的权利,而不是让一个孤胆英雄去承受不应该让他承受的压力。”郑子殷说。
 
  秋楚的家人至今还不知道那个举报百色助学网的人就在自己身边。在这一年半里,秋楚四次赶到隆林调查,每次从山东坐硬座列车,到达隆林大概要三天的时间,调查时间20天左右。他向单位请假就说家里有点事,对家人就说单位派他到外地出差。由于长期请假,秋楚差点丢了工作。直到领导知道实情,才批准秋楚回来继续上班,不过请假的几个月没有任何收入。
 
  出来指证的女孩无家可归
 
  如果说,秋楚的压力来自于对孩子们困境的无能为力,18岁姑娘阿云的痛苦则是在王杰长期控制下的无助和绝望。这个美丽的姑娘见到记者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看起来和任何一个青春少女无异。只是一提起王杰,阿云就会绞起双手,眼睛慌张地看着地上。
 
  秋楚是在很巧合的情况下找到阿云。他曾经试探阿云,称想去助学,问阿云是否了解百色。阿云马上说如果你要助学,就直接给学生,不要给百色助学网。秋楚意识到阿云是知情人,但他并不知道阿云是受害人。
 
  阿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便是中断学业———母亲早逝,父亲很早便外出打工,家里只有奶奶和弟弟、妹妹。
 
  小学六年级那年,当王杰主动到村里找她,要给她助学金时,她曾欢欣鼓舞。没想到却被王杰性侵,后来长期被王杰用性爱视频威胁,直到14岁时因堕胎辍学。为了摆脱王杰的控制,14岁的阿云逃离隆林,孤身去陌生的城市打工。
 
  “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阿云说。三年后,她却不得不重返隆林,是为了保护妹妹———妹妹赴隆林上中学,王杰又打起了妹妹的主意,要把她介绍给深圳老板。为了向老板证明自己能办到,他甚至把阿云小时候的不雅视频发给对方看。
 
  阿云想通过接触王杰,拿到证据,实行报复。但她在隆林,无依无靠,势单力薄,想举报又害怕。在遇到秋楚之后,阿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秋楚,而阿云的好友,也受到侵犯的阿彩(化名)也愿意站出来指证王杰。
 
  王杰落网后,警方到阿云工作的地方找她录了几次口供,还找到了她的家人了解情况。不久后,阿云的事情当地人都知道了。阿云叔叔和爸爸觉得她丢了家里人的脸,叔叔甚至给她打电话,说有多远走多远,不要连累家里人。阿云一个人跑到了山上,消失了整整一晚上。而秋楚也很内疚。“如果不是我动员她站出来,她不会遭受那么大的压力。”
 
  近日,秋楚把阿云带到广州,想通过广州的公益机构,帮助阿云在广州找个工作。
 
  广州的公益组织天祥关爱的秘书长连茜平告诉南都记者,在接触阿云之后,她感觉阿云急需专业的心理评估。天祥关爱已经帮阿云找好了广州的工作,随时可以上班。天祥关爱还拟提供资金,用于阿云在广州生活的过渡,不过阿云表示自己打工挣的钱还够生活,婉拒了天祥关爱的现金援助。
 
  昨日,阿云到了在深圳打工的父亲身边。阿云父亲在秋楚的劝说下,已经接纳了阿云。“爸爸对我很好,希望我留在他身边。”阿云在电话里的语气轻松了很多,而今后生活的规划,阿云说还没有想清楚。“经历了太多,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责任编辑:zxs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