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湖南一14岁女生体育课猝死,“来例假忍痛跑步突然倒地”

[   直击现场   ] 作者:
2015-12-03 13:53:30 |

  “我肚子有点痛。”这,成了刘丝,湖南省祁阳县四中初三69班这名14岁女生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2015年11月26日下午,体育课刚开始几分钟,刘丝在学校操场上慢跑了150米以后,突然倒地,很快就没有了生命体征。

  10多分钟后,学校老师和随即赶过来的家长一起把刘丝送到了最近的乡镇卫生院,医生宣告刘丝死亡。

  家长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面临崩溃,一度将孩子遗体搬到学校门口讨要说法。

  学校认为孩子猝死属于其自身身体方面的原因,学校并没有管理上的失职。

  双方在赔偿问题上僵持不下。事件却在媒体曝光下迅速发酵。

  那么,刘丝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突然倒地,意外死亡?学校真的存在过错吗?

  事发:刘丝当天来例假 忍痛跑步时倒地

  每周四下午第八节课,是刘丝所在的69班的体育课时间。16点45分,已经五十多岁的体育老师曾俭民在操场安排这节课任务:男生由他带领测800米跑,女生先沿400米的田径场慢跑一圈,然后到球场测试跳绳。

  据曾俭民回忆:“那天天气虽然有点冷,但没下雨刮风,还是很适合户外的体育运动。”

  曾俭民说,初三年级每班每周有两节体育课,69班的第一次体育课在周二,而就在周二体育课结束时,他就预告了周四体育课的内容,同时,曾俭民交待了注意事项:能跑就跑,不能跑就报告。

  当时,有两个女生因为身体不适向曾俭民请了假,并得到批准。随后,曾俭民组织男同学在室外篮球场进行800米测试前准备活动,而刘丝所在的女生组开始围着操场跑圈。

  “慢跑也是一种常见的预备运动”,曾俭民说,在跑步前,他并没有发现刘丝有什么异样,刘丝本人也没有向他提出任何请假的申请。

  不过,刘丝的同学小杨告诉记者,出发之前,刘丝告诉她,自己来了例假,感觉肚子有点痛。

  随着队伍出发,刘丝还是加入到了跑步的阵营中。而另外一位因为晚出发而跑在刘丝身后的同学小文说,她看见刘丝越跑越慢,很快就掉队了。到操场的拐角处,也 就是在刘丝出发大概150米左右的位置,刘丝的腿突然一拐,身子一摊,直接往前摔倒在地上。“她没有用手支撑,感觉是脸着地,下巴上还磕出了血印。”

  看见刘丝摔倒在地,小文赶紧上前去扶,并且大声呼叫同伴一起过来帮忙。“刘丝当时就已经神志不清了,我们都以为她晕倒了。我喊她基本没有反应,只能发出很微弱的哼哼的声音。”

  随后,刘丝的四个同班同学迅速把刘丝扶往100多米外的校医务室行治疗。而校医钟军也闻讯迅速跑来接人,并采取急救措施。

  “但是她当时没有意识,我看她眼睛是半睁着的无神状态,没有脉搏,感觉不到心跳,我用棉花放在她的鼻尖,也没有感到有呼吸迹象。”钟军说。

  第一眼钟军就感觉到了事态严重,他一边采取心肺复苏的急救措施,一边叫人通知了刘丝的班主任陈宝玉。

  陈宝玉迅速赶到医务室,并在16:58分拨通了刘丝的母亲蒋百花的电话,说刘丝晕倒了,要她赶紧来学校。

  约17:05分,蒋百花赶到学校。

  这时候,刘丝已经被抬上学校一位老师的私车,正要往离学校最近的黎家坪镇中心卫生院赶。

  “拨打了120,救护车从县城赶来要近半个小时,但校医觉得不能等,决定开我的私车先送到最近的卫生院。”学校一位在政教处工作的老师说。

  17:24分,120救护车赶到黎家坪镇中心卫生院参与抢救。

  17:54分,医生宣布,刘丝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前:想当设计师的女孩

  没有和其他同学之间的矛盾,没有情绪上的变化。刘丝的死,似乎很难找到征兆。

  刘丝的妈妈蒋百花说,当天中午,她还记得刘丝吃完午饭去上学,跟家里告别,走的时候还跟家里说,等她放学回来教她包粽子。

  “她以前从来没有晕倒过,身体也没有问题。”蒋百花说。

  刘丝的意外死亡,也让她班上的同学也都难以接受,有的女同学还在班上哭了出来。刘丝的班主任陈宝玉还多次在班上做了学生的心理辅导工作。

  那么,刘丝为什么会突然倒地死亡呢?对于这个问题,陈宝玉表示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刘丝平时的身体看上去不是很好,为此,她还专门向前任班主任打听,因为她觉得刘丝偏瘦,而且脸色总是很白。

  陈宝玉这个学期刚接手初69班的班主任,而在此之前,69班已经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换过了两次班主任。一次是因为老师生孩子,一次是因为老师工作调动。

  由于刚接手这个班级不久,对于刘丝的情况,陈宝玉说,她也不能说非常熟悉。“但是,刘丝比较内向,上课回答问题时声音很小,要凑过去才听得清。”

  也许是因为相对内向的原因,刘丝在班上经常玩在一起的朋友并不算多。刘丝的同学小伍告诉@湖南教育新闻网 记者,刘丝平时成绩还不错,考试每次在班上的十名左右,因此还坐在了前排的座位。“刘丝对自己要求很高,事发前几天,她天天早自习都在背英语单词,但感觉 她确实脸色比较白,好像她经常不吃早饭。”小伍说。

  在刘丝的抽屉里,记者发现了她的“通习生(非住校学生)”证、一把梳子、一本漫画书和一个笔记本。小伍说,刘丝的理想是当一名设计师,她的笔记本上,还画了很多卡通人物和自己设计的服装,多数图衣着精美而头部仅用一个椭圆代替。

  记者发现,在刘丝笔记本第一页上,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下这一天了。

  事后: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

  当记者再次来到祁阳四中时,这里已经放假。校长王建华告诉记者,学校实行的是“放月假”制度,也就是说,每个月的月初或月末连放四天假,平时周日放假周六上课,这样是为了方便寄宿生回家。而之前网上说学校周六收钱补课的消息并不属实。

  不过,就在学校放假之前,刘丝的家人还是因为情绪激动,将刘丝的遗体摆到了学校门口,一定要学校负责人给出说法,并提出了高额赔偿金。

  “这对学校的正常上课秩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11月27号早上,学校不得不安排所有学生必需在校内食堂就餐,当晚的晚自习也取消掉了。”祁阳四中副校长汪文祥觉得很无奈。

  其实,除了刘丝在学校读书,她的爷爷刘长庚还是学校返聘的传达室工作人员。出事当天,刘长庚并不上班。

  刘丝的家人认为,学校有责任。“尤其是体育老师,很明显是他没有起好监护人的作用,他甚至都没及时发现刘丝倒地。”

  而体育老师曾俭民表示,因为是分组练习,他当时带领男生测800米,女生这边安排了两名同学带领慢跑。刘丝没有提出请假也没有异常表现,而她倒地的地方离自己已经有一段距离,加之当天一起上体育课的有6个班,操场上人很多,他确实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刘丝倒地。“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刘丝的同学和校医在第 一时间对刘丝她实施紧急抢救。”曾俭民表示。

  而他本人也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了医务室。“我将她抬到医院病床上后又立即去办手续。”曾俭民说。

  刘丝的同班女同学表示,当天的运动量并不大。“不存在运动过量的情况,应该还是比较轻松能完成的。”

  至于刘丝的死因,黎家坪镇派出所所长胡森林表示,已经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而法医也判定,因倒地时下巴的磕伤,也不是其致死的原因。“但是,刘丝的大 姨说,她自己也曾出现过经期时突然晕倒的状态。”胡森林说。至于刘丝究竟因何而死,还需要在尸检后才能得知。

  不过,刘丝的家人拒绝了学校与警方提出的尸检要求。“这样对我的女儿实在是太残忍了,我们实在不舍得还要在她身上动刀子。”刘丝的父亲刘志坚说。

  今年39岁的刘志坚在广东打工,听到噩耗后,连夜从广东梅州赶了回来。

  11月27日,刘志坚带着家人与校方进行了第一次协商。不过赔偿金额双方达不成一致。

  副校长汪文祥认为,“我们学校并没有监管上的失职,也不存在体罚的情况,学生属于自身身体突发意外死亡,学校只能给予人道主义赔偿,加上一部分丧葬费用,一共9万余元。”

  但是,刘丝一家最终提出的赔偿金额是28万元。“活人交给学校,没想到死人出来。这个赔偿已经不能再低了。”刘丝的爷爷刘长庚说。

  为了调解双方的赔偿金额,当地司法所工作人员表示,处理类似的事情必须遵循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做到有理有据。根据湖南省意外死亡赔偿标准,刘丝意外死亡 计算得出的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为22万左右,这还是学校在负全责的前提下。双方应当理性地进行下一步的协商。

  这几天,刘丝的妈妈蒋百花整日以泪洗面。在刘丝家,到处堆放着一些空瓶子和杂物,就连刘丝的房间里,除了床也找不到任何家具,只有铺满一地的棉花。

  “就我们家这样的经济条件,哪里来的钱打官司哦?我们只想快点赔偿到位,让体育老师出来道歉,让学校承认监护失职。”蒋百花说。

  不过,据学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像刘丝这样的情况,他们深表同情,“但如果学生上体育课跑步摔倒也算学校监管失职,需要这么高的赔偿,那以后体育课还能怎么上,还要不要上?如果什么账都算到学校的头上,那以后真不知道还有哪个老师敢上课了。”

责任编辑:zxs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