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近七成家长不赞成雾霾天气孩子停课 因孩子没人带

[   中国青年报   ] 作者:
2015-12-23 10:12:25 |
  “我市将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措施。按照有关规定,我校决定停课两天,请家长按照市教委‘停课不停学’的要求,监督孩子在家自学,完成相关网络课程和作业……”
 
  看到手机里孩子的班主任发来的微信,刘璐惊呼:“这可坏了!”
 
  无人看管的孩子与不能停工的家长
 
  12月18日早晨,北京市再次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自12月19日7时至22日24时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措施。这是北京第二次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也是首次在空气质量良好时直接发布红色预警。
 
  对于此举,饱受雾霾“摧残”的北京市民们纷纷表示理解。然而,这也让一些家长犯了难。
 
  日前,有媒体曾在网络上发起调查,结果显示,有近7成家长不赞成雾霾天气孩子停课在家,主要原因是“孩子在家没人带”。调查中也有家长表示,“停止户外活动就够了”。此外,在88名被访者中,有75人表示“不会因此为孩子请假”。
 
  刘璐就是其中一位。今年,她的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双方老人不在身边,夫妻俩一直自己带孩子。
 
  因此,这天老师的通知发下来,刘璐犯了难。“周一公司正好有外派的重要活动,董事长都参加,从早上10点到晚上6点,无法请假。孩子爸爸的单位管理特别严,不让带孩子上班。这下是怎么也管不了孩子了!”
 
  在这一次红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教委强调,要对学校“停课不停学”特别是各校干部教师坚守岗位、应急值班的情况进行逐校检查;各中小学、幼儿园要安排老师与每一位学生、家长或监护人联系,确认孩子有人监管。
 
  对于刘璐来说,一方面学校和政府要求孩子必须有人监管,一方面由于种种因素限制,把只有6岁的女儿留在家里不现实。
 
  “安全问题的确存在,家里的煤气、电器,不能保证孩子不去摸。对于我们来说,她一个人在家一整天,中午饭也没人管,这是在北京,我公司离得远,不可能中午再跑回来给她做个饭。”刘璐忧虑地说。
 
  更令刘璐纠结的就是这次“停课不停学”的规定。“学校开设了网络课堂,需要家长帮着找到网页输入用户名、密码,还有一些老师布置的作业,需要家长下载下来帮孩子打印,这些都是6岁的孩子没有办法自己完成的,只能靠父母”。
 
  上一次红色预警时,刘璐想着,这只是很难碰到的极端事件,为了让孩子完成课程和作业,她和老公一人请了一天假。
 
  那时,老师每晚会把第二天的课程网站地址和作业发过来,刘璐要及时登录和下载。第二天,老师会去网站上统计听课的人数,有时还会要求家长去打印一些PPT课件。当时,有学生家长在群里抱怨说,就算家里有老人看孩子,还是得请假回家,否则孩子就上不了课。
 
  有家长在群里问:没有办法帮孩子弄这些课程,少看两天视频对以后上课有影响吗?没等班主任回应,其他家长就帮着解答了,“视频里讲的都是新知识,两天的内容可不少呢,开学后老师直接往下讲,落下的课谁给你家孩子补啊?”
 
  这边孩子在家必须有人看管,那边公司无论如何不能请假,这次,刘璐只好作出一个无奈的决定,“厚着脸皮把孩子送到他的同学家!”
 
  也就半个月,对于红色预警,刘璐从支持变成了害怕。“要问这红色预警的频率是多少我可以接受,说实话,我真是一次也承受不了。我们是双职工家庭,家里又没有老人,要是总这样,这不是逼我做全职妈妈吗!”
 
  “放假”了的孩子学习成绩谁来管
 
  和刘璐比起来,邵妍担心的则是另外一件事。
 
  今年,邵妍的儿子11岁,上小学五年级,这两次红色预警,得到放假消息的儿子总是欢天喜地的。
 
  由于儿子年龄算大点的,单位离家里也很近,加上单位很忙难以请假,邵妍都是让儿子自己在家学习。她笑称这是“远程监管”。中午,她会回家给孩子做饭。儿子上网非常内行,她也不用担心儿子上不了网络课程。
 
  邵妍介绍,儿子的网络课程每天早晨8点半开始,老师用视频在线教课,还会和学生互动,在线解答问题。老师建了一个视频上课群,包括整个年级4个班的学生,停课时100多个学生一起上课。一上午儿子共上3节课,每节1小时。下午是自学时间,儿子就做作业。令她欣慰的是,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儿子的作业都写完了。
 
  邵妍也有自己的担忧,儿子正是爱玩电脑的年纪,因为要视频上课,她没有办法限制儿子用电脑。但上课以外,儿子会不会玩游戏?她只能选择信任儿子。
 
  因此,儿子在家,她工作时总是惦记着,时不时还得往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儿子在干什么,心里想着如果儿子不听话,她就立马回家“查岗”。“如果他在学校,我是肯定不会担心这些的,这种情况下我工作都有点分心”。
 
  12月18日,当邵妍再一次接到学校因红色预警而停课的通知时,她更担心了。“没想到红色预警会这么频繁,这么快就两次停课,儿子在家学习怎么也比不上在学校,一放假儿子的学习状态就差一些,这样下去他的成绩肯定会受影响”。
 
  的确,不少初中生的家长也在网上抱怨,初中学习任务比小学更重,初三的学生更是要面对中考的压力,而学校停课,就算不影响教学进度,也会对学生的学习状态产生影响。
 
  与上次红色预警不同,这次学校表示,如果家里条件不允许,可以把孩子送到学校来。班主任在家长群里问有没有人要把孩子送过来,邵妍看了一眼回复,几十条都写着“不去学校”。邵妍试探着问了儿子,儿子说,学校里没有同学,自己才不会去,邵妍只好作罢。
 
  家长为教室“众筹”空气净化器
 
  在这个雾霾频发的冬天,北京的谢一梅用100元换来了孩子在学校的空气质量。
 
  第一次红色预警过后,谢一梅女儿所在的班级有家长群发了一封倡议书,提出家长是否可以“众筹”,每人交100元,自费购买一台空气净化器。倡议书一经发出,家长群里就是一片的支持声。
 
  “其实我之前就了解到,女儿同年级的几个班,家长都集资买了空气净化器,这都快成了教室的‘标配’了。”谢一梅说,“我们家里有两台空气净化器,但事实上孩子在学校的时间要比在家里的时间长多了,教室里也买了,做家长的才能安心”。
 
  刘璐希望中国青年报记者反映家长心声——光停课不是长久之计,面对大自然的惩罚,人类那么聪明,总是能找到解决办法的。
 
  然而,这样的家长“众筹”行为,一些学校仍是禁止的。
 
  同在北京的李青前几日也收到了其他家长发来的集资购买空气净化器的倡议书,然而当家长们纷纷响应时,班主任却说,空气净化器有插头、电线,考虑到电器的安全问题,学校不允许家长私自购买空气净化器。
 
  对此,李青感到非常不理解,每次把9岁的儿子送出装有空气净化器的家,她心里总是不痛快。“我们这么小心地保护孩子少吸点儿雾霾,结果到了学校就完全暴露在雾霾里了。学校里孩子多,不开窗户就会有病菌,开窗通风就会有雾霾,还不让我们买空气净化器,那学校就应该自己想办法改善教室里的空气啊”。
 
  12月18日的红色预警通知一出,李青的朋友圈更是被一则消息刷了屏:“请不要用学校停课作为雾霾的解决手段之一,请给所有学校、幼儿园安装可去除PM2.5的新风系统并定期更换滤芯!”
 
  这则言辞激烈的消息中所说的新风系统,是由新风换气机及管道附件组成的一套独立空气处理系统。新风换气机将室外新鲜气体经过过滤、净化,通过管道输送到室内。有媒体指出,新风系统解决了颗粒物污染与氧气浓度不足的问题,成为目前业内公认室内空气净化最有效的方案。
 
  这种类似中央空调的空气净化装置,至今已有50年历史了。上世纪70年代西班牙90%以上的新建住宅中装用VMC(可控制的通风机械)系统。在德国,住宅通风系统已经与建筑物融为一体,成为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看到这,李青也选择了“怒转”这则消息。“听说已经有一些单位和私立学校安装了新风系统,如果这真的像网上说的这么好用,并且还能代替中央空调,那就应当在中小学中推广。毕竟根治雾霾问题需要很长时间,而孩子们的健康问题应当是头等大事。学校的空气质量上来了,也就不用动不动停课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家长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zxs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