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大学生半年借高利贷超10万 遭追债者软禁

[   潇湘晨报   ] 作者:
2016-05-12 16:39:01 |
  “速回信息,我要你命来了。”
 
  这触目惊心的短信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追债人给大学生李代发来的,他在过去半年间,向20余家网络借贷平台和私人公司借款10余万。这让他父亲老泪纵横,“就算把老家的房子卖掉,也还不起债务。”
 
  记者近日从调查中发现,大学生校园借贷成风,且其中暗藏门道,已形成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条。
 
  大学生失联,原是欠下高利贷遭挟持
 
  闻讯儿子失联,远在广州务工的李国庆紧急赶来长沙寻找。得知还在念大一的儿子因欠下“高利贷”,被追债人挟持、软禁时,他十分震惊和不解,“一向乖巧懂事的儿子,经历了什么事?”
 
  5月9日,李国庆经过数日的盘问、追查和统计发现,儿子李代在过去半年间,向20余家网络借贷平台和私人公司借款10余万。又急又气的李国庆说,“就算把老家的房子卖掉,也还不起债务。”
 
  大学生借高利贷后被挟持软禁
 
  “速回信息,我要你命来了。”最近一段时间来,李代频繁收到类似催债信息,原本瘦弱的他一个月内暴瘦了10多斤。“害怕”这是他说得最多的两个字,他不敢接电话,把两个通过校园贷买来的手机全部交由父亲接听,他也不敢去学校,整天窝在旅馆,待在父亲身边。
 
  5月9日上午,“走投无路”的李国庆无奈地向潇湘晨报求助,一方面想寻求媒体的帮助,一方面想通过儿子的遭遇警醒其他大学生,同时也想弄明白:儿子是如何一步步陷入债务危机的。
 
  今年20岁的李代,是湖南电子科技职业学院(以下简称电子学院)大一学生,可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说不清,就连借贷的10余万资金去向也“记不清”。姐姐李蕾说,追债的人天天短信、电话威胁恐吓弟弟,“他已吓懵了。”
 
  5月5日,李蕾接到弟弟辅导员的电话称,“几天没上课,人也失联了。”焦急的她来到雷锋派出所求助。经民警查询身份证信息发现,李代于4日凌晨6点多在火车站附近一酒店登记入住。当李蕾赶到时,弟弟已退房离去。监控显示:两名陌生男子“挟持、软禁”了李代。
 
  5日下午4点多,李蕾接到弟弟求助电话,通知她去还债。李蕾说,两名男子拿出一张欠条时,她才知道弟弟借了高利贷。欠条显示:借贷1万元,付中介人2000元,一星期还清,逾期每天收1000元利息。
 
  李国庆向放贷男子支付了1.1万元,这才赎回了儿子。不过,让他不解的是,儿子还在念大一,家里每个月给他1000元生活费,为何还去借高利贷?经多番询问,李代终于坦承,冒险借高利贷系因无力偿还他从网络借贷平台的债务。
 
  半年时间里借贷了10余万
 
  第一笔何时借的?向哪个平台借?借了多少钱?无论记者和其家人如何询问,李代始终回答不上来。5月11日,经过数日盘问、追查和统计后,李蕾向记者发了一份“借贷明细表”,就李代记得的、有记录可查询的借贷,她进行了统计。
 
  这表格里的借贷时间从1月8日至5月3日,借贷平台有久融金融、佰仟金融、达飞金融等17家网络借贷平台,而私人和借贷公司有4个,借款名义有创业、考驾照、买手机、助学贷款等,借贷金额有10多万。除了全额归还1.1万的高利贷外,其他从平台的借贷只归还了极少一部分。
 
  “学校附近小区有一家电游室,没有课就会去玩。”李代承认自己赌博,但总共输了不到1万。这让李国庆很纳闷,儿子只是吃喝玩乐和小赌,半年也花不完10多万。李蕾猜测,这种由中介人介绍去网络借贷平台贷款,都会收取一定的手续费,“随着借贷越来越多,弟弟拆东墙补西墙后,债务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李代到底借了多少钱?真正拿到手又有多少钱?连续盘问、追查数日,李国庆父女无法统计出来。面对这个“无底洞”,月薪3000多元的李国庆老泪纵横,“就算把老家的房子卖掉,也还不起债务。”(李代及其家人均为化名)
 
  利益链:
 
  第一层级兼职学生:拉学生办校园贷只要提供身份证和学籍
 
  5月10日下午,记者拨打某高校一名大二段同学的电话,他负责拉学生借贷。电话中,记者自称是河西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因急需用钱,找他帮忙借贷1万元。接听电话后,段同学显得十分警惕,他反复询问记者的身份,以及由何人介绍来的。
 
  记者谎称同学“刘波”介绍的,并按段同学的要求将其号码发过去。而事实上,记者将另外一名调查记者的电话发送过去。10分钟后,段同学打来电话求证。这一次,他放松了警惕,并介绍起了业务。
 
  “你带身份证、学籍信息到火车站来,可以借给你1万。”电话中,段同学始终不愿透露借贷公司的具体位置。他说,如果向网络借贷平台借款,借5000元收1000元手续费,每月利息2%-3%。如果是向私人贷款(即高利贷),借1万就收2500-3000元的手续费,一周内还清,利息3毛,逾期每天收1000元的利息。
 
  段同学还透露,不仅是电子学院学生借贷多,湖南涉外经济学院也有很多大学生借贷,“这个学校烂账(逾期不还)的很多。”
 
  第二层级市场部经理:团队成员每拿一笔好处费自己可提成5%的管理费
 
  从第一次借贷到疯狂借贷,李代说,这与学校活跃着的这群“兼职学生”脱不了干系。通过打听,记者联系了该校一名学生会干部陈同学,他是一家公司的市场部经理,下面管理着40余名兼职学生。
 
  10日下午3点多,刚与陈同学见面,他就接连询问记者,“你大几、专科还是本科、有学信网没?”得知记者是“白户”后,他示意最高可贷1万,手续费和利息与段同学所介绍的一致。当记者询问“私贷”时,陈同学还“善意”地提醒,“利息太高了千万不要搞,学校几个学生借私贷,已经回家躲债去了,书都不读了。”
 
  陈同学还向记者推销了兼职。他说,每拉一个学生借贷,兼职学生就能从公司利润中分20%的“好处费”。一般一个平台借5000元,公司能赚1000元,兼职学生就能拿200元。作为市场部经理,团队成员每拿一笔好处费,他从中提5%的管理费。
 
  “兼职学生通过线上QQ群、微信群,线下发传单广告拉学生借贷。”陈同学说,全校有几百人兼职帮各个公司和平台拉人借贷,“搞兼职,钱很好赚。”他说,自己拉人借贷,一个月赚七八千,如果运气好再加上团队的管理费,最高一个月拿过1.6万。
 
  陈同学说,他所在的“湖南鸟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鸟人公司)占长沙校园贷市场的60%份额。这家公司为吸引大家多拉人借贷,设股东、店长、市场部经理、兼职学生等职位,只要业绩做得好就升得快。
 
  第三层级公司:向平台借贷系打擦边球属于非法套现
 
  长沙凯旋国际科佳电脑城A栋6楼是“鸟人公司”所在地。这家公司对外宣称主要从事苹果、三星、惠普等品牌电脑、手机等渠道批发、零售。不过,记者来到这家公司提出借贷后,工作人员张先生立马上前热情接待。
 
  “你是贷款现金还是贷款分期买手机、你是大几学生?”张先生说,他们合作的网络借贷平台是达飞金融、分期购和佰仟金融,“每个平台可借5000元,三个平台共1.5万元。”他说,公司每借5000元提1000元的手续费和风险保证金,平台每月收取利息2%-3%。
 
  为拉记者借贷,张先生多次表示,“不需要抵押,只需提供身份证和学信网的学籍信息,当天就可放款。”不过,记者注意到,他提供的是借贷平台网站上的电子合同,上面显示借贷的并非现金,而是购买手机、笔记本等。
 
  张先生说,网络借贷平台是正规分期平台,不是现金贷款公司,是分期贷款购买手机等商品,“说白了公司是打擦边球,不给客户手机而直接给现金,这属于非法套现。”他说,客户也可以贷款买手机等商品,公司也可以通过卖产品赚钱。
 
  延伸
 
  教育部、银监会发文整顿校园贷乱象
 
  针对校园贷所发生的系列问题,4月13日,教育部办公厅及中国银监会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为加强对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平台的监管和整治,教育和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念,有关事项通知如下:一、加大不良网络借贷监管力度。二、加大学生消费观教育力度。三、加大金融、网络安全知识普及力度。四、加大学生资助信贷体系建设力度。

责任编辑:zxs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