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15岁少女连“嫁”两次,谁之过?

[   郑州晚报   ] 作者:
2016-11-24 08:26:45 |
  几个月以来,15岁女孩管小雪以“出嫁”为由,和急于找媳妇的小伙相亲,只见一面便“情投意合”,每次可分得几千块钱,而其他的大额钱财则让“干妈”等揣进了腰包。
  
  原以为彩礼到手就可以“失踪”了,然而,“嫁”第二次却失算了,对方看得紧,无法脱身。无奈之下,她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功能加一好友,称被卖给人当媳妇欲轻生,随后被解救,同伙也陆续归案。
  
  她是自愿还是被人利用?其背后给社会带来了哪些警示?
  
  15岁女孩微信求助称“被卖当媳妇”
  
  “我才15岁,被卖给了人家当媳妇,一天到晚都有人看着,无法脱身,请你救救我。”这是9月中旬一个女孩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功能,添加鹤壁浚县李先生为好友后,向李先生发出的求助。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些时日,李先生依然记忆犹新。
  
  “她告诉我说自己叫小雪,前些日子被从老家云南骗到了这里,现在‘婆家’看得很紧,无法脱身,非常痛苦,真是不想活了。”李先生和小雪聊天发现,她的情绪很不稳定,经多次劝说,小雪打消了自杀念头,还告诉了李先生她家人的联系方式。
  
  可是,在一次聊天之后,他被拉黑了,与小雪联系不上了。
  
  担心小雪出现意外,李先生通过热心人士核实小雪所说的情况。热心人士联系上的小雪的妈妈,对方说自己家住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农村,小雪是她双胞胎女儿中的姐姐,已经失联多日。
  
  小雪是如何“被卖当媳妇”的,她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这些天来又经历了什么?这些疑问让李先生及热心人士很忧虑。
  
  借助小雪在聊天时微信发送的位置,热心人士找到了浚县善堂镇东王楼村,在挨家挨户的走访中,最终得到了小雪确实在该村的确切消息。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一边在村子附近蹲守,一边向派出所报警求助。
  
  警方解救牵出案中案
  
  “9月21日,接到这起疑似拐卖的报警后,我们布置警力赶到了现场。”11月21日,浚县公安局善堂派出所所长雷恩国告诉郑报融媒记者,他们在东王楼村村民郭某家中发现了求助人管小雪,“她个头不高,发育成熟,从外表上起来像是个成年人。我们进来之后,她显得很紧张,言语有些吞吐,而且还有些抵触情绪。”
  
  经过初步调查,郭家之前给了小雪“干妈”等人12万元彩礼,小雪当初也同意到郭家当儿媳妇。随后浚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介入侦查。
  
  面对警方询问,管小雪称自己是云南人,15岁,被拐骗至浚县,并被卖至善堂镇该村郭某家,但是她对自己究竟是和谁到的浚县、什么时间到浚县一直闭口不谈,还显得很不高兴:“这个事情自己能够解决,怎么一下子惊动了这么多人?”
  
  “按说,被解救出来后,要和家人团聚,应该很高兴才对。”浚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三中队指导员申红伦认为该案并非一般的拐卖案件,“应该另有隐情”。
  
  进一步调查得知,小雪出生于2001年4月,有个双胞胎妹妹,她初中辍学后,在盈江县县城里打工。
  
  据小雪介绍,她从小跟外婆在一块生活,而双胞胎妹妹和父母一块生活,还在上初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的生活条件很不好,妈妈还患病,我初中没毕业就出来了。”
  
  她先后换了几份工作,但都不如意。2016年7月,她到同乡张雨燕的酒吧做服务生。让她没想到的是,一个多月后,她走上了一条令人唏嘘不已的“致富”之路。
  
  被“拐卖”女孩原来是骗婚
  
  “这么小的年纪就‘出嫁’了,她究竟是自愿的,还是被人当赚钱工具利用了?”一些困扰在人们心中的谜团,随着调查的深入,逐渐解开了。
  
  原来小雪在酒吧上班后,52岁、离异的张雨燕对她说:“听说有些地方的大龄青年多,找不下媳妇愁得慌,愿意出的彩礼也多,十万八万很正常,咱们这儿的彩礼也就一两万,要不咱们去那里干一阵子,来钱也快。”
  
  起初,小雪没答应,张雨燕给她开出条件:“假如人家给了咱们10万块钱彩礼,你一个人得6万,这样总算可以了吧。”
  
  小雪心动了,她跟着张雨燕来到郑州。
  
  “经过审讯,这并不是一起拐卖妇女案件,而是一起多人参与的婚姻诈骗案。”申红伦说,管小雪交代了自己伙同嫌疑人周卫婷共同策划实施婚姻诈骗,诈骗受害人郭某12万元的事实。同时,管小雪还交代了自己参与的另一起婚姻诈骗的事实。
  
  “如此看来,管小雪这样做是贼喊捉贼,叫人哭笑不得。”一些了解内情的人说起这个案件来显得有些痛心,也有些尴尬。
  
  对10万元以下彩礼一概免谈
  
  “张雨燕和朋友郭伟涛还对我进行了培训。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一定要清楚,不能因为小事把整件好事给毁掉了!”管小雪说。
  
  培训时,53岁的郭伟涛这样告诉她:“人家问你的年龄,一定不要告诉真实年龄,就说自己19岁或20岁了。千万不要告诉男方你的真实姓名,也不要给男方留下自己及家人的联系方式。”“你和男方见面聊天时,时间有限,不要聊那些没用的,要直奔主题,比如说我们的事情说定了,愿意出多少彩礼,答应了就继续聊,不答应直接拉黑。10万块钱以下彩礼的也一概免谈。”
  
  “那咱们拿到了彩礼,我去了人家家里,脱不了身怎么办?”管小雪有些担心。张雨燕面授机宜:“到了男方家里住上几天后,就要想办法和男方吵闹、找事儿,让男方烦你,最好骂你、打你,让你滚,这样你就可以借口跑出来,手机一关,就找不到你了。”
  
  管小雪说,在郑州多次“相亲”未果,她被张雨燕和郭伟涛带到了鹤壁,最终到了浚县,并结识了“干妈”周卫婷。第一次成功“嫁出去”是在浚县伾山街道东杨玘屯村,最终骗到10.6万元彩礼。她本人仅收获了几千块钱,而其余的大额钱财都被郭伟涛、张雨燕等揣进了腰包。
  
  第二次,他们盯上了急于为20多岁儿子找媳妇的浚县善堂镇东王楼村郭家,短暂“相亲”后,郭家爽快地答应愿拿出12万元彩礼,管小雪分到了几千块钱。
  
  骗婚女孩:觉得挺好玩儿,刚开始没觉得是犯罪
  
  “被骗的这两个家庭并不富裕,为了给儿子娶亲,几乎花去了积攒多年的全部积蓄。如果不仅媳妇没娶到,钱也要不回来了,落得个人财两空,那对他们的打击就太大了。”申红伦说。
  
  浚县警方在抓获周卫婷后,查清犯罪事实,将管小雪及同伙诈骗所得的赃款冻结。随后,将追回的其中一笔12万块钱交还郭家。
  
  11月上旬,浚县警方已将潜逃至郑州的张雨燕、郭伟涛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目前,张、郭两人已被刑拘。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只是觉得挺好玩儿,又能得到点钱,去去就回来了,感觉没啥。”管小雪说,刚开始她也没觉得这是犯罪。
  
  “每年我们都要办理几起婚姻诈骗的案子,这些并不高明的骗术为什么能屡屡得手呢?”申红伦分析,一些大龄男女婚恋可选择的空间变小,压力越来越大,骗子就利用大龄单身男子急于恋爱娶妻、急于成家生子的心理实施诈骗。
  
  在此,警方提醒,不要轻信一些主动找上门相亲的人,相亲“成功”后不要盲目送礼金、礼品等,要对女方及其家属信息尽量详细地核查。
  
  (文中人物除办案民警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xwzb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