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网-民声频道

大连一大学生欠下同学150多万“失联” 其母:惯子如杀子

[   “半岛晨报”微信公众号   ] 作者:
2018-02-05 13:25:00 |

栾某锋的借条。
  
  他们曾是他最要好的同学,如今却成了被坑得最惨的人,尚未毕业就背上了几万十几万不等的债务,而这些钱都被他拿走了。他对同学们说在放贷公司工作,需要资金周转,同时可以给他们高利息,然而同学们后来发现,他在多家网站上赌博输了很多钱,如今不还钱也找不到人。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这个 22 岁的小伙子,曾是我市一所高校的大学生,但于去年10月因为考试作弊和旷课被学校开除,面对记者来访母亲表示 “惯子如杀子 。”
  
  最要好的同学欠了他们 150 多万元
  
  年关临近,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盛本打算用工资给家人买点礼物,却发现在还完月分期后,连买张回家的车票都捉襟见肘。而他的身上还背着十几万的债务。这些钱并不是小盛自己花的,而是借给了一个名叫栾某锋的大学同学。
  
  十六万七、三万、十万、十三万五、七万、十二万七、四万 …… 这是和小盛有同样遭遇的小黄、小高、小李、小王等同学,这些数字是栾某锋欠他们的金额。他们和栾某锋或是发小或是同学或是要好的朋友。
  
  如今,因为同样被欠钱,近二十个人走在了一起,大家统计了一下,栾某锋欠他们150万元不止。
  

 
  追问
  
  为什么要借出这么多钱?
  
  兄弟情+高利息
  
  作为在校大学生为何要借给同学这么多钱?采访中同学们说,在2017年3月份之前,栾某锋只是时不时的向他们借钱,三百五百,一千两千,理由大都是手头紧,因为金额并不大,同学们大都会借给他。“他到时候会还,所以比较信任他。”小盛说。
  
  “ 从2017年3月份开始,他说在放贷公司工作,需要资金周转,开始一万一万的借,并承诺给利息。”
  
  同学们透露,最初到期后,栾某锋会将本金和利息一起给他们,而后过几天再将本金借走,如此反复。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最初栾某锋给同学的利息是10%,而从7月份开始,有的甚至涨到了25%。
  
  追问
  
  钱从哪里来?
  
  贷款软件、信用卡、蚂蚁花呗
  
  “我手里并没有那么多钱,也不可能跟家里要,他怂恿我去软件借贷平台借。” 同学小李表示,和他一样其他同学的钱也是来自软件贷款平台,或信用卡套现,还有蚂蚁借呗等等。 由于栾某锋最初到期还钱,同学们可以把借款还上,并用利息填补利息,有时还会有些结余。
  
  但是从 2017年9月份开始,同学发现栾某锋可能资金链断裂,不再按时还款了,而此时他们有的已经借给了栾某锋十几万元,大家只能自己想办法先行还钱。
  

栾某在打欠条。
  
  追问
  
  怎么如此大胆借款?
  
  以为家庭富裕可帮着还
  
  采访中,困扰记者的一个问题是,作为在校大学生,几万、十几万算得上是巨款,怎能如此大胆借出去。
  
  对此,同学们表示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有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情,导致在栾某锋发出求助时不好意思回绝;也有高利息的诱惑和贪念;再有一个原因是觉得栾某锋还不了的时候,其家里可以帮着还。
  
  “我说父亲干工程,母亲开干洗店,在普兰店有水果市场。”加之栾某锋衣着得体,出手阔绰,谈吐也很大气,给同学们留下了家庭富裕的印象。
  
  “比如我干代购,他会一次买三四千块钱的东西,买了很多次。”同学小高表示。发小小王表示曾经也去过栾某锋的家,但是发现相当简陋,对此栾某锋表示 “这里做仓库,在另一个家住。”这让小王以为其家还有其他房产。
  
  栾某在打欠条
  
  当事人已被学校开除上网赌博输巨款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事件的爆发点,出现在2017年9月,当时栾某锋因为考试作弊和旷课,被我市某高校开除。 同学之间相互打听,才发现栾某锋借遍了身边要好的同学和朋友,累计起来150万元不止。
  
  在相互打听中,有同学发现栾某锋对自己撒了谎,“他向我借款时,说放贷给他的大学同学,可我从他室友那里打听到,他们大学同学中根本没有这么个人。”同学小高告诉记者。而更令同学们惊愕的是,他们获悉栾某锋通过多家网站参与赌博输了不少钱。
  
  记者从一份证据资料中看到,栾某锋实名认证的一家网络平台中,单一个游戏其从2017年7月至10月期间,共投注120多万,输了11万多,而这也是其支付同学利息高到疯狂的时候。“这只是他玩的其中一个游戏,连其他的加起来,我们粗略算了一下,从2016年底到2017年底输掉能有150万。” 同学们认为,栾某锋此前借钱时的种种理由是假的,钱很有可能被他用于个人消费和赌博了。
  
  “他这已经不是借钱而是诈骗了。”感觉被欺骗了同学联合起来报警。
  
  一段视频资料显示,就在同学们在派出所报案的过程中,栾某锋又通过语音联系了其中两个同学,还是要借钱。面对一位同学的质问,栾某锋表示:去(报警)我就不还了呗,自己也解脱了,而面对同学“欠这么多钱你就不管了吗” 的质问,栾某锋表示“对啊,我本来也这么打算的。”
  
  这样的态度和说法,让同学们更加生气和伤心。



 
  最好的发小信用卡被盗刷 8 万元
  
  “这么多年的感情全被磨没了。”说这话的是同学小王,他和栾某锋家只相有两站地远,从小玩到大。
  
  小王告诉记者,最令他伤心的是对方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走了他的信用卡还盗刷了8万元。按照小王提供给记者的微信聊天记录,2017年8月2号,面对是否拿了自己信用卡的询问,栾某锋最初表示没有,并建议其赶紧冻结,还说要陪其去报警,当小王表示立即去报警时,栾某锋承认信用卡确实是他拿的,并且已经盗刷了8万元。
  
  “最初帮我还了几个月,后来就不管了,我每月自己还。”小王表示。
  
  催债人员频繁骚扰严重影响学习和生活
  
  采访中同学们透露,此事对他们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小盛说自己刚毕业又得还分期又得生活,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小李表示,为免个人征信受影响,家人不得不忍气先帮着他把贷款填平,这让他觉得非常对不起父母。
  
  而对同学们一个共同的影响是被催债人员频繁骚扰,“因为他留的紧急联系人是我们的电话,他不按期还款,催债人就会找我们。”同学们说,为此一位考研的同学,在进考场的前一刻还接到催债人的骚扰电话,有的同学甚至家人也跟着被骚扰。
  
  “我们这么受影响,而以他自己名义借的民贷和欠的信用卡,家里都给他还上了,我们的就不管了。”这是同学们生气的另外一个原因。
  

栾母以织补干洗为生技,家庭并不富裕。
  
  母亲:惯子如杀子
  
  记者根据同学们提供的电话多次联系栾某锋,但是始终未联系上。2月1日记者来到他位于沙河口区西林街的家,其母亲经营一个大约两平米的门头房,做些织补、干洗之类的手工活。
  
  面对记者的来访栾母并没有表现出抵触情绪,其表示自己已经几个月没见到栾某锋了,不知其身在何处。
  
  “惯子如杀子。”栾母感叹,她告诉记者自己就干这样的工作,丈夫下岗后在外打工,根本不是富裕家庭。在栾某锋考上大学后,虽然学费高昂,但是尽力供其念书。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是栾某平时很少回家,所以对他的行为知之甚深,在2017年10月突然得知儿子被学校开除的消息时,他们非常意外也很受打击。
  

栾母经营的小店。
  
  栾母告诉记者,紧接着就是欠款的打击,她表示最初因为儿子称只欠那么多,她借款帮着还了,结果发现儿子并未说实话,还完一笔还有一笔,“他不改,我很伤心,也还不起了。”栾母表示。
  
  对于还款是亲手给了被欠人还是给了栾某锋,栾母表示给的是儿子;对于共帮其还了多少钱,栾母没有具体透露;而对于栾某锋自己名下是否有欠款,栾母未置可否。
  
  采访中栾母表示自己之所以还努力活着,是因为为帮儿子还款欠着自己亲姊妹的钱,得想办法去还,但是对于栾某锋欠同学们的钱,她表示 “他成年了,我无能为力 。”
  
  进展
  
  记者从沙河口区泉涌派出所了解到,目前警方已经对此事介入调查,正在陆续通知受害同学做口供,而对于栾某锋是否构成诈骗罪需要根据具体案情进行研判。记者了解到根据我国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数额超过 50 万元,就属于数额特别巨大,会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责任编辑:王艺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